奥门威尼斯网址-奥门威尼斯app【官网】

  • 学校主页
奥门威尼斯网址
成理往事
新闻首页 >> 成理往事 >> 正文
来源:党委宣传部   作者:杨筑芬、裴元秀、邓承业、陈士才、陈蓉贤、罗美琼/文  编辑:徐小强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7日  浏览次数:
是否保密审核

缅怀韩代望同志

杨筑芬、裴元秀、邓承业、陈士才、陈蓉贤、罗美琼/文

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深深的怀念党的好干部韩代望同志。自建院到他去世的十六年间,他一直是党委副书记分管政治教研室早期兼任政治教研室主任,在此期间我们是一群年轻的政治课教员,在他直接领导下工作,他人品高尚,关心群众,我们永远怀念他,韩代望同志原名韩振庭,1913年生于河北省高邑县,1932年韩代望同志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后因病休学一年复学后转入北大历史系学习在北京大学受进步思想影响,1934年秘密加入“左翼作家联盟”从事革命宣传活动。1935年他参与著名的“一二·九运动”,是大游行骨干队伍纠察队成员。与他在北大一同参加“一二·九运动”的好友和党员,有解放后任国家计委主任的袁宝华,五十年代任北京大学校长的陆平,以及宋应、吴若岩、曹振之等。

193511月,为团结一切抗日青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党决定将共青团组织改造成为民族解放性质的抗日救国的青年团体。于是193621日在北平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韩代望同志立即参加,并担任总部组织秘书。当时他掌握了“民先”的全部组织及人员名单,这说明党对他的高度信任。19373月韩代望同志在北京大学正式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7月“七七事变爆发后,根据抗日形势的需要,党组织决定把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派往山西、山东、河南、苏北等抗日前线,韩代望同志被派往山西前线,同行的有刘植岩等几十位同志。他们以不同形式促进阎锡山部抗日。19379月告别刘植岩(时任支部书记)等同志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学习。1938年春他在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并留校,担任抗日军政大学总校政教科副科长。从事教学工作,讲授政治、经济方面的课程。根据中央党校机关党委书记戈果同志,在中央党校对裴元秀所述,韩代望同志在抗大讲课时,戈果同志是他的助教。

1940年,毛主席指示,抗日军政大学要到抗日前线办学的指示。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韩代望等同志马上赶往山西省麻田,这里是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到抗大太行山分校工作,任政教科科长。1942年日本鬼子向太行根据地和华北地区发动了臭名昭著的“五一”大扫荡,当时抗大太行分校与北方局领导机关分头突围,韩代望同志不幸受重伤,鬼子的子弹从他左胸穿入右侧,急送延安八路军总医院治疗,在上级重视和医院精心治疗下,伤好出院,参加了抗大总校的“延安整风”经历了当时对干部的严格审查。

经过延安“整风”和审查后返回山西太行山抗大分校工作,抗日战争胜利后,该校更名为晋冀鲁豫军政大学。该校后改为华北军政大学,他担任政教系负责人,解放战争中后期间他还担任战犯管理所副所长。

全国解放后,韩代望同志转业到重工业部任人事部门负责人,1952年调入地质部,受命创建北京地质学院,任北京地质学院党委副书记,是该校三位首任校领导之一。1956年地质部命路拓、周道和韩代望三位老干部创建成都地质学院。路拓任院长,党委书记;周道任副院长;韩代望任党委副书记(兼政治教研室主任)。所以,韩代望同志是创建北京、成都两所地质学院的元老,他为我国地质教育事业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为我们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急需的地质专业人才。

我们一直在韩代望同志直接领导下的成都地质学院政治教研室工作。由于韩代望同志人品高尚,他在思想上、教学上严格要求我们,在生活上关心大家,因而受到了大家的尊重。

韩代望同志人品高尚,主要体现在不计个人待遇,热爱家庭和关心群众方面。例如:建校初期学校为院领导修了一幢小红楼人称“院长楼”,他是院级领导也给他在小红楼分了一套房子,但他坚持不去住,仍住在一般职工楼。空出的一套院级领导住房,后来安排一位地质专家居住。

因工作关系,我们常到他家,看到的是一个简朴温馨的四口之家,他的妻子是位小脚农村妇女,言语不多,每见到我们到来,总是笑脸相迎,我们则亲切地称她“韩妈”。因韩代望同志多年在外干革命,夫妻分离,直到全国解放后,才将她接出来,原配夫妻不离不弃,相敬相爱,相老一生。他高尚的人品受到称颂,也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60年代的困难时期,普遍吃不饱。韩代望同志便尽力帮助大家。当时政治教研室的资料员罗美琼年龄最小个子大,常常不够吃。韩代望同志便压缩自家的口粮,每月给她三斤粮票,至今罗美琼同志都感动不已。当时地院的学生在中心水塘种了水稻,收获后给每位院领导送了一脸盆白米,韩代望同志收到后,立即叮嘱教研室秘书裴元秀,分给教研室的同志。当时他的儿子十几岁,女儿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却一粒不留全分给了大家。困难时刻见真情,他对下级的关爱,使我们至今感动难忘,他从不占一点群众的便宜,困难时期我院一位老红军养了一头猪,年底杀了后给他送了几斤,他知道后让儿子晚上给老红军家送回去,并附一字条:“老吴,你养头猪不容易,家里孩子多留着自己吃吧。”那位老红军全家都十分感慨。类似的事并不少,全教研室同志都十分敬重韩代望同志,不是他的职位,而是他高尚的人品使我们折服。

韩代望同志不但在政治上,教学上严格培养青年教师,在生活上极其关心有病痛的教师,并尽力协助解决,使得他们得到康复,大家深感韩代望同志关怀下级的真情。1963年陈蓉贤在分娩前血压陡然升高,有可能发生危险。韩代望得知,便亲自到医院看望并找到医院院长,请其尽力救治,并极其负责地告诉医院,万一母子同时有险,要先保大人,后来经抢救,陈蓉贤血压下降,母子平安。

再如陈士才未婚时,住六宿舍,时患急性胰腺炎,出院后他只能在食堂吃饭,但是饭硬不适,造成连连呕吐,韩代望同志得知后,便让妻子天天为陈士才做流食,后来陈士才便渐渐康复。又如裴元秀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她当时怀孕,母子身体极差,她听从一位大姐建议,在1970年夏携三个孩子归故里治病,9月初返校,此时韩代望同志刚刚“解放”并出来负责一些工作,他得知政治教研室命裴元秀赴洪雅劳动,认为不妥,便安排裴元秀到培红中学教语文,使她在医疗条件好的成都得到及时治疗。所以裴元秀对韩代望给予的关照感激不尽。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韩代望同志就是抗日军政大学的政治教员,他是讲政治课的专家,他兼任政治教研室主任期间,对丁汝贤、曹鹏翔、杨筑芬、邓承业等早期的教师在政治上、教学上严格要求,生活上十分关心。同时有计划地培养年轻教员,他从学生抽调好几位优秀党员补充,韩代望同志把他们派往人大、川大、财经学院进修,不久,他们都成了教学骨干,他经常到丁汝贤等老教师家中,同她谈工作,从各方面给予关心,节假日深入青年教师家中看望,与他们谈心,从方方面面关心他们,韩代望同志非常重视教师的传、帮、代以及备课,试讲和社会实践,规定教师必须参加学生的生产实习,理论结合开展教学,如他到北碚天府煤矿检查学生生产实习,不但注重他们专业学习,还请矿领导给实习的学生讲,旧社会矿工的血泪史,煤矿解放前后的巨大变化,注重提高学生的思想政治觉悟。

韩代望同志是党委副书记,工作十分繁重,但是他在兼任政治教研室主任期间,为提高教学质量,他不仅抽出时间参加集体备课,还亲自到堂听课,也给大学生讲课,他为政治教研室的建设、教学质量、师资培养、队伍建设付出了大量心血,受到教研室全体同志的一致称道和怀念。

我们都知道韩代望同志是抗日战争之前入党的老干部,同他在北京大学一同参加革命的同志“文革”前大多已是省、部级领导干部,同他在抗大工作的战友和下级也多是师军级干部,留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的战友,有的也评上了正教授,一些来看望他的老干部常为他鸣不平,可他说:“地下工作时,战争年代是今天不知明天死活,从来没想过解放后当什么级别的干部,更没想过评教授,战争年代牺牲了那么多好同志,我能活下来是幸运的。”他从不计较个人级别和待遇,把思想和精力都用在为党工作上,使我们非常敬佩。

回忆纵观韩代望同志的一生,我们认为他为人正派,光明磊落,不搞阴谋,从不整人,不摆架子,平易近人,品质高尚,团结同志,关心群众,是一名党的好干部,称得上是一位久经考验,光明、高尚的革命家,教育家,他去世后全校师生为他举行了建校以来最隆重的追悼大会。他的许多优良作风,高尚品德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永远怀念他。

成都地质学院首届研究生毕业合影(左起第六位为韩代望同志)

人物简介

韩代望(19131972),河北高邑人。1932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后因病休学一年复学后转入北大历史系,受进步思想影响,1934年,秘密加入“左翼作家联盟”从事革命宣传活动。1935年,参与著名的“一二·九运动”,1936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并担任总部组织秘书1937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毕业留校任总校政治教员,政教科副科长,1940年,任抗日军政大学太行山分校政教科科长,解放战争中后期任华北野战军战犯管理所副所长,建国后任重工业部人事室副主任,1952年调入地质部,受命创建北京地质学院,任北京地质学院党委副书记,是该校三位首任校领导之一。1956年,受命创建成都地质学院,担任成都地质学院党委副书记。1972年夏,因患癌症在上海逝世,终年59岁。


学校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610059

奥门威尼斯网址 蜀ICP备05026980号